專訪:呂嘉惠性諮商師
文章撰寫:李竹薇 性諮商師

1S101,是「性自我探索與覺察團體課程」在荷光性諮商專業訓練中心課程中的課程代碼。S,代表的是Sex,是性;而101,代表的一切的基礎與根源;S101,代表這堂團體課程是一個人開始探索性自我的開始。發展到現在,S101課程已經邁入了第十二年,每年1~3班不等,堪稱目前是台灣最完整性自我探索團體,多年下來,許多完成團體課程的學員以此為機緣投入性諮商專業領域,台灣「性諮商」專業領域的確立,也由此開始。

以下邀請到呂嘉惠性諮商師/性諮商專業培訓師,S101課程的創始人,聊聊此課程的發展如何從零開始一步一步走到現在完整度極高的訓練課程。本篇文章訪談/撰稿者為李竹薇性諮商師,為S101課程多年助教。

 

 

初衷:助人工作者的性自我探索

竹:我自己也是從S101課程開始接觸性諮商專業的,這堂課同時具有拓展和深入性自我兩個方向,我想,對許多學員來說,這是一堂足以影響生命的課程,目前荷光性諮商團隊的核心成員,也幾乎都是從此開始聚集。我很好奇,最初妳怎麼會突然想到要來開個「性自我探索與覺察團體」?畢竟,當時在台灣是沒有類似的課程的。

嘉:其實我在美國最後一個學期,修了『Sex issues for helping professional』之後深受啟發,上完性諮商回到台灣後,就一直在找性相關的進修課程,但是非常少。我記得當時任何名稱中有「性」的課就去聽,結果也搞了好幾個烏龍,我以爲是「體驗-性治療」的課其實是「體驗性-治療」,完全不是那麼回事。當時網路資訊也沒有這麼充足,於是我就每半年去美國一次,時間都耗在圖書館找最新性治療相關的文獻閱讀,在台灣,就是大量接性議題個案,上課、翻書摸索。當時體驗到台灣諮商界在性治療方面的訓練是非常缺乏的,於是自己摸索有些心得後,在不同機構邀請下開始帶一些短期、兩三天體驗性質的工作坊,華心也邀請我開一個比較長期的課程,種種經驗累積下來,開始在腦中構思,如果是我來開一個較長期的性專業培訓課程,我會想要怎麼做?

竹:那時候台灣根本沒有「性諮商」這個專業存在,由醫師、護士等醫療背景的人在進行通常是搭配藥物的「性治療」,而學校教師體系進行的則是「性教育」,以諮商師的專業為主體進行的「性諮商」尚未產生,所以一方面從美國取經,另一方面妳也融合自己的在地的工作經驗,開始構思如何培訓心理師。

嘉:第一個重要機緣,是我想要訓練「性教育輔導專線」的接線人員,剛好實踐的謝文宜老師也邀請我幫研究生上性教育課程,於是共同開一班,就把腦中的構想實現,就這樣開始了。那時候參與的成員均為助人工作者,有輔導老師、社工師、研究生等等,學員後來都有進來接專線。

竹:專線是指「性教育輔導專線」,是開設讓一般民眾可以打電話進來詢問性問題的專線,我知道對於接線妳也有很多心得,而開課程時妳已經接線一段時間了嗎?

嘉:對,那時候我已經接線接很久了,覺得應該要訓練新人進來接線。我記得那時候專線會安排一般行政人員接性教育輔導專線,他們接完電話的表情,是非常痛苦的樣子,那是專業不足造成的傷害。而開這個團體是想訓練真正可以接專線的助人工作者,幫他們先做一些準備,像性上面的自我探索。團體在設置上,一開始的對象就是開給專業人員的,我從來沒有想過給一般平民老百姓。

竹:平民老百姓(笑)。所以是以性議題的助人工作者為主要對象,在協助接性教育專線上,妳當初設定的團體目標是什麼呢?

嘉:當初團體設定最主要的目標是為了讓他們減敏感。

竹:以工作目的來說,是為了讓他們在接到電話時,聽到那些性相關的字詞時,不會那麼不舒服或直接抓狂。

嘉:對,然後很重要的是在減敏感的過程中做性的自我整理,包含性歷史的梳理。我到現在都還清楚記得那時候減敏感的活動設計,我做了一個活動是用幻燈片,那時還是用幻燈片的年代,一張一張投影出性相關圖片進行減敏感,但總之,那時候我擔心有學員不適合太刺激的圖片,很謹慎小心的選出比較安全的性圖片,結果,當我好不容易戰戰兢兢的把所有性圖片放完之後,現場所有學員都覺得:這也太不刺激了!

竹:太弱了(笑)。

2

嘉:(笑)太弱了!我當時就擔心、考量很多嘛,怕讓人不舒服啊,結果他

們都說,那實在是太弱了。我一直到現在印象都還是很深刻,因為那時候真的是剛開始,就是很緊張,還在嘗試過程中,不知道怎麼去拿捏那個強度。

竹:聽起來,雖然性教育輔導專線人員比較是單純透過口語接線的方式進行工作,可是那時候妳設計的活動還有包含性圖片這類型視覺的媒材,已經是運用多元的媒材了。那時候課程設計大概是幾個小時?後來又如何轉變?

嘉:不太記得了,但應該差不多54小時了。後來我很快就開始在華人心理帶第一屆的S101課程,是專門正式招生給心理師。接下來每一屆的變化是很多、很快的,到第三屆就發展出三天兩夜的民宿馬拉松課程。那也是我開始一屆一屆的上S101之後,才真正聚集了一群對性諮商有興趣的人,參加完團體的人從接性教育輔導專線,到開始一起工作,逐漸形成一個團隊,大家一起設計工作坊。

竹:S101的開始就是希望能夠培訓專業助人工作者處理性議題,學員的投入也逐步構成了荷光性諮商團隊,一起開始耕耘台灣性諮商領域,專業就此開展。

 

 

茁壯:與團體相互刺激共同成長

竹:S101是一個結構性質的小團體課程,裡面所涵蓋的活動密度、自我揭露的程度都是非常的高。對妳來說,帶這個團體最困難的部分是什麼?

嘉:最難的是動力的拿捏。我還記得,第一屆正式在華心開團體時,我就是個跳梁小丑。第一次以心理師為對象開這堂課,非常慎重、緊張,對自己到底能力如何很沒信心,又怕被同行評價,急著一口氣把所有會的東西全部都拿出來,一點空檔都不留,活像個跳梁小丑。我還記得,那時候手忙腳亂獻寶時心裡還會有一種隱隱的「比較心態」,當我拿出的媒材學員沒聽過或是沒想過時,心底會有個聲音冒出來「哎唷,怎麼連這個都沒有想過?」。
竹:這是什麼意思?是覺得,自己好像比學員厲害的意思嗎?

嘉:比較是,太焦慮所產生的防衛反應吧!但,也在這過程
中確實明白,心理師有沒有受過性相關訓練有的差別。3

竹:一開始好像需要從和學員的比較心態中去獲得一些自信,現場就把壓箱寶都拿出來,一個活動接著一個活動。

嘉:對。我前面幾屆團體其實是非常結構而且教育性質更強一點,這是因為剛開始害怕出錯,踩在教育的角色比較安全,可以精準的控制每一個步驟。後來團體帶了幾屆,其實很快就掌握到每個活動設計的動力拿捏,也是看到在團體歷程中如果多開放一些可能性,學員改變是非常驚人的,於是帶領的方式也做了轉變。但走向「人」的互動、歷程的討論,著就是各種團體動力的處理,次團體、人際關係......在這個階段,慢慢發現我的修為不夠,靠我自己一個人的話,我的力量和能力不足。我必須開始轉變,而逐漸走偏到一個巔峰。

竹:走偏?

嘉:對。我所謂的走偏是說,當時帶出一些心得了,到中期某一屆團體我很走「靈性」這一塊。靈性,是因為知道靠我自己的力量沒有辦法往下一個階段推進,或說,到某個階段,會發現靠大腦、意識層面、人的努力都是有極限的,所以那段時間我仰賴的是大量靜心、吃素,調整自己的能量狀態,走到極致。完全仰賴靈性,逐漸和人世有點脫節了,結果最後我又狠狠地跌入人間。當然現在想起來,那是很大的修煉和祝福,學習到靈性是一個支撐,但是跟人世的連結是很重要。

竹:這個階段團體活動可能都定型了,但是妳的帶領位置的轉變,讓整個團體動力有發展的空間,在那個階段會看到學員的快速成長,但也會有蠻多的空間是在處理歷程,妳也體驗到自己的極限。

嘉:對。這個階段是最辛苦的,就是像我說的,給出了空間,開始有大量的投射出現,才發現我自己的修為不夠,我自己對於人的修為不夠,只好再開始入世修。那時候我有很多不理解,為什麼成員會有強烈的情緒?後來才接受原來我是一個投射的對象,隨著團體和生命的際遇,我慢慢的重新學習,在理性分析上我可以拉出界線,但是成員的情緒投射出來,那是在團體的當下我需要承受的東西,可以含容的東西。所以一方面,我知道不可能靠我一個人的力量,另一方面,我也不能夠不管人世間發生的種種糾葛表象。我持續的調整狀態,每一屆課程都在調整方案與自己的狀態和做法。到現在踩的位置是:提供足夠安全的空間,足夠有彈性的界線,讓成員投射自己內在,同時,為自己的情緒與成長負起責任。這說起來好像很老掉牙,但是如何拿捏,是需要自己不斷的修行才慢慢積累出來的,背後能夠給出的含容是隨成長越來越大的。這是一個配合我自己發展的過程,因著我不同,所以課程不同

竹:另一個角度來看,這個課程也逼著你必須發展。好像每一屆都有新的挑戰,好不容易學會了一個功課,就往下一個功課前進。

嘉:對對對,沒有停的。每次帶團體時我會很清楚的意識到自己和以前的不同,同樣的情境,可能上一個階段的我就沒有辦法做到這樣穩定的回應,對於某些情緒沒有辦法承接,那是我個人的修行沒有到。

竹:所以你才會說最難的是團體動力的掌握,因為這是隨著你個人的成長而發展出來。團體的活動設計,反而是枝微末節與簡單的。

嘉:其實方案設計與推演,這個能力我在大學就有了,那時候我參與的社團專門是在做全校社團幹部培訓,方案設計的規格、動力的推演這些概念,大學時候不喜歡念的科系,我投注了大量的時間去思考、練習怎麼把這件事情做好。我還記得那時候我是可以動力推演到營隊當天,我完全不用做任何事就在旁邊曬太陽,一切水到渠成,營隊會自己run。所以,完整的S101方案設計對我來說並不難,大部份的活動是依照目標要做什麼,下一步把它遊戲化,操作心理動力,讓成員不要太快進入防衛、進入腦子、起反感,想一想很自然就設計出來了,可能一個活動帶第一次第二次要練習拿捏一下活動帶領的節奏動力,但活動要修的地方就不多了。你現在問我哪個活動到底是怎麼想出來的呢?其實我也說不上了,有些是各種訓練的累積,有些是在帶團體過程中的一個靈感。

竹:寫團體方案和推演動力是妳擅長的,只要目標確立、動力抓到,就可以開始進行。

嘉:對,像「性歷史訪談」這個作業是我在美國課堂上就有的,但當時老師沒有幫我們做什麼準備,就把問卷丟下來讓同學間互相訪談,結果尷尬到不行,突然要和陌生人去談這麼深入又私密的個人性歷史,說多了也不是,不說也不行,那針對對方說的內容,到底適不適合追問?我印象很深刻的是,當時我訪問的同學講了一個我之前沒聽過的英文單字,我連追問都沒有問,訪談結束後去查,才發現那個字是「亂倫」。訪談我的同學更妙,他從頭到尾盯著電腦螢幕一條一條按照大綱念問題,我回答什麼他就一字不漏的全打到報告上。這個性歷史訪談的經驗變成只是一個作業,對於個人性歷史整理或是訪談能力的建構的幫助是非常小的。所以當我自己在設計S101時,我會想,我希望大家進行性歷史訪談時,訪談者和受訪者分別能獲得哪些收穫?而,又需要哪些的減敏感活動來建構足夠的能力,才能夠達到我想獲得的目的?所以在上不同的課、閱讀不同的書中都會汲取到不同的養分,依照目標操作動力產生活動,S101的活動設計前面帶完一兩次團體可能就都大致出來了。

4竹:聽妳說起來簡單,我卻覺得挺難的。

嘉:我覺得真正難的是怎麼帶到位,這不是腦袋空想,而是從接受訓練、接案、實務經驗中逐漸培養出來的敏感度,特別我就開始帶團隊設計工作坊,在這之前我自己埋頭苦幹,不用和誰解釋我的方案動力如何拿捏,但帶團隊設計方案、分析動力,要把每一個動作說清楚,分析的同時,我也越做越細,越來越清楚我是怎麼做到的。活動設計不難,但怎麼做到位?這個能力也是慢慢成長的。

竹:活動本身單看內容,設計是簡單的,但是如何拿捏動力,帶出現場的效果,這些,其實是跟著你的專業能力成長而不一樣的。

嘉:應該是說,整個跟我的人生經歷都很相關。每一個我在生命中經驗到的事情,包含帶團隊、生命的起起伏伏,對我本身的貢獻很大,也對S101貢獻很大。

 

 

延伸:更深的療癒,更遠的未來

竹:S101這支課程發展到現在,感覺好像趨向完整了,我知道還有很多考量,像是學費、經費、招生上的限制,也會影響課程的設計。我很好奇,如果說今天沒有任何金錢上的限制,你想像中的S101有沒有一個更理想的規格存在?

嘉:我從來沒有幻想過這件事情。如果讓我想的話,S101本身,頂多再大概增加12小時,讓課程更有餘裕把每個活動帶完整,分組性歷史訪談的部分也更趨向完整。但是以這個階段來說,減敏感到這個程度也夠了,再下去也乏了,重點還是要讓學員回到自己的生活之中,刺激給夠了,讓學員開始在生命中自行多做探索與整理。如果說更完整的話,S101後面多加後續課程,幻想是「S102」好了,那麼課程的內容會是在眾人面前深度的性歷史的整理。因為目前S101的設計是由很多小小的體驗組成的,重點是在團體設計的活動脈絡下體驗,可能會有一些回家作業的歷程分享,但那是非常小量的,更沒有完整的性歷史,也不會由團體做單獨成員的性自我療癒。如果可以進階到S102,首先是可以深度的進行每個人的性歷史的整理,進一步的把成員在生活中此時此刻經歷到跟性相關的事件拿出來討論。

竹:所以如果S101是結構性高、活動為主的團體,大家一起透過活動的刺激推進到了某個位置,到了S102,比較像是非結構性的人際團體,回到以成員本身的生活經驗為出發,更深一步貼近個人。

5嘉:對,可以說是以性為主題的人際性團體。並不是說不會有活動設計,因為隨著團體推進有時候還是需要活動來催化,但如果S101是依照我已經設計好的活動讓成員在其中體驗激盪,S102就會是量身打造,依照這個團體的需求與狀態去設計適當的團體活動,可能每個團體情慾卡關的地方不一樣,就會有所不同。S101像是一個開始,帶大家進入性自我探索的入門,其餘的重建還是需要靠自己。而如果能再開S102,是團體準備好了一起來進行性自我的療癒與重建。

竹:聽起來是很值得期待的進階性自我重建課程,不知道有沒有可能實現。

嘉:會有機會吧!一切靜待命運的安排。

 

臣服:改變生命的力量,源自更大的宇宙

竹:聊到現在起來,感覺S101這堂課本身像一個有機體,一直在成長中,而且,未來還有無限的可能性可以繼續發展,而這和妳個人成長也是充滿關聯性的。帶課到現在十多年了,回首一路走來,有沒有什麼心情或是感觸是想再多和大家分享的?

嘉:其實回首看這十多年來的課程,會有一種很特別的感受,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描述清楚......好像這一切不是「我」這個人完成的,而是一個更大的力量,藉著「我」來逐步達成的

竹:這有點玄了(笑),怎麼說呢?

嘉:一開始,在設計課程活動的時候我只能依照某個程度的目標去設計,可是十年後的我,差不多的結構,一樣的東西,可是我卻能看到那個背後豐富的意涵,對於原本的設計意涵有更深度的了解。譬如說十年前的我,就知道減敏感是很重要的,能夠讓大家不要對性過度焦慮,可以輕鬆自在面對性,之前有談到在美國性歷史訪談的經驗,讓我知道減敏感不足的訪談者是沒有能力創造安全的氛圍,無法繼續深入探討性自我,另一方面,我也了解了不同性學訓練的教學方式,知道我不喜歡用「洪水法」進行減敏感,那種成效不是我要的。兩種方式我都知道不適用之後,就慢慢的去摸索、掌握出減敏感的過程,也知道我所操作的減敏感步驟,是確實可以幫助性的助人工作者進入工作狀態。但是,在操作活動一段時間後,我才逐漸體悟到,減敏感和自我療癒是非常有關聯的。所謂性的減敏感,就是減掉由過去社會文化、個人經驗在一個人身上累積出來的一些性價值觀,或說是框架,或說是枷鎖,減敏感,是把這個部分做調整。而我在S101中操作的減敏感,是在一個安全的氛圍當中,用遊戲式、螺旋式的方式,重新解構過去在你身上留下的各種性的意涵。這個東西解開之後,一個人的自我才會呈現,性自我探索才會發生。後來我才明白原來是這樣子啊!減敏感不僅僅是讓談性比較輕鬆而已!

竹:性的減敏感,同時也是脫除了框架,重新看到性的自我,性的自我探索由此而生,療癒由此而生。原來如此!這是妳一開始沒有想到,但是在帶活動的過程中逐漸領悟到的。

6嘉:是的。所以我才會說,S101目前60個小時的團體時間,頂多再加12小時,不能更多了。因為「探索」是要走出去的,不是一直待在團體的安全氛圍之中。就像孩子長大到一個程度之後,需要從家庭向外面的世界探索了,以團體的經驗和體悟實際上再去經歷人生,不論是工作也好,或是生活、親密關係也好,才可以開始看到這個經驗對自己真實的改變,真正的影響是什麼。原先腦袋想的只是設計活動讓大家輕鬆談性減敏感,後來才知道這和性自我的療癒息息相關。

竹:真有意思,所以在一開始,妳並不是從「療癒性自我」這麼大的主題出發,而是更結構性、操作性、教育性、目標性的設計,但是帶著帶著,不論是你,或是這整個團體,好像就有所轉變了,這個團體帶給成員的不僅僅是專業上的能力增加,而是從內到外整個人的療癒。

嘉:是的,我看到我工作的效果竟然是這樣的時候,我非常訝異。我一開始根本不會知道這是一堂改變生命的課,只是覺得分享給大家在性議題助人工作上的工具而已。最剛開始出來帶心理師團體的時候,會覺得我們都是同輩,我沒有厲害多少,只是多上了一點課多學了一點工具,再把這些分享給大家,所以我也會表現出競爭之心。但慢慢地我理解到,原來我不僅僅是給出專業工具而已,這是有更豐富的內涵的,就像減敏感不僅僅是談性自在,而是有更深的意涵,有了這樣的體悟之後,雖然是同樣的活動,我的理解更深,操作的方式就會更細緻。

竹:在活動操作上著重的重點和帶領的方式可能也會不一樣。

嘉:對。我會在過程中逐漸知道說,同樣的活動,如何讓這些人達到不只是減敏感的效果,如何達到在減敏感的過程中達到療癒的層次,如何在減敏感的同時跟性的自我連結。怎麼說呢,這不是我先計畫好的,但是,卻是團體在不知不覺中達到了比我預期更豐富的療癒,而這往往是在發生之時我才發現的。再舉一個例子好了,我最原先是個自閉和獨居的人,所以在我開始上S101之前,我原本準備要去印度吃素、棄世修行的,那時我想參透的是更個人、靈性的性。但總之因為種種機緣,選擇留在人世間,開始帶團體,回首去看這麼多屆團體中出現的人際動力,我會體會到這就是在人間修行,我是跟著這個課程成長,這個課程也是跟著我成長。而到了最近這一兩年,我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好像,這堂課是出自於我,可是,這堂課也不是出自於我。可以說是,出自於更高的智慧,你可以說是宇宙更高的智慧。

竹:意思是說,彷彿有一個更高的智慧,更大的力量,在這其中做工,只是透過妳來執行?

嘉:是的。不論是在帶領團體或是操作活動的時候,我越來越常有那種「靈光一閃」的瞬間,就在當下領悟到,原來!還有這樣的意涵在其中啊!原來!還可以帶出這樣的效果啊!許多學員會說,這是一堂改變生命的團體課程,而這些很豐沛、美好的瞬間,都不是我預先設定好的、理解到的東西,但,又不是完全與我無關。如果說有那麼一個更大的力量存在的話,彷彿,祂放了些靈感在我的腦子之中,而當我能夠放鬆、臣服時,我就允許自己順著這樣的靈感做了。當我目光如豆時,我就看到了一顆豆子的而已,而當我的心靈和視野成長寬廣了,我可能就發現了一顆西瓜。

竹:哪來的西瓜啊(笑)!我再統整一下,意思是,這個團體所能提供的療癒一直超乎妳的設定,彷彿有一個更高的智慧在引領一切,但當妳在活動設計越來越上純熟、放鬆,在人際修行上逐漸成熟、含容,越來越能夠允許自己臣服與全心領會那些來自生命的靈感時,這個團體所能帶領出的療癒力量,也越來越深遠。

嘉:對,隨著我更通透的時候就更能夠明白,人的力量是渺小的,我設計的、規劃的永遠只在我的視野之中,背後有更大的力量帶領我走得更遠,或許是宇宙的力量吧!如果說這堂課擁有改變生命的力量,那麼,我正是被改變的人之一!

7 竹:那麼說,S101真正的設計者和帶領者,其實不是妳囉!不   如再說得玄一點,宇宙的力量透過妳來療癒這世界中某些助人   工作者的性自我,而上過課的學員們,成為新的種子,再把療癒   的力量往外擴散。一次課程只有10個人的小團體,也許是很微   薄的力量,但,紮實而穩定的前進著。

 嘉:每一顆種子,都是重要的開始。

 竹:謝謝妳這次完整的分享了自己如何設計S101團體課程,   以及在其中帶領的種種動力拿捏與心得感受。可以感受到這個   課程是如何和妳的生命共同成長,有血有肉有靈魂,不論是   leader或是成員都是完全在其中,共同領會著對於自我、對於   性的療癒。這對每個人,或是這個世界,都是很美的一個祝福~

 

照片拍攝:龍冠華心理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