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會不會好奇 ,我為什麼會走上性諮商這條路 ,且一走就是20年?

演講中你會聽到我分享在美國雪城大學就讀時最後一個學期,到婚姻家族治療學系修了『Sexual Issues For Helping Professional』課的故事,(請參考文章 《呂嘉惠的生命故事之成為性諮商師》)。

這堂課啟蒙我的,不只是性,是呼應了我內在對於世界的相信與對於人的希望~每個人都該被正確的傾聽,即便在性這個超具道德批判性的主題上。

我跟我自己說,如果我能做性諮商,在這歷程中,我將會學習~為每個靈魂不斷的換掉我的腦(舊價值觀在腦中植入的評價系統)、打開我的心扉。

這是我期盼自己擁有的能力~尊重

(尊重是一個意涵超過文字表面能呈現的狀態)

20年前剛開始接性諮商案主時,很難、很惶恐,我到處找督導,我找過在做性醫學的醫師,他們跟我說『我都跟案主說腰部以下找我,腰部以上找呂嘉惠,愛莫能助。也找過資深的心理師,很多時候督導的經驗並不好。最好的經驗是督導只是傾聽,然後告訴我,他覺得他沒有辦法幫上我;最差的經驗是,督導對我沒有阻止來訪者精神外遇而質疑我讓個案挑戰婚姻可能破碎的處境,當然 ,那是20多年前的臺灣。

WeChat 圖片 20180503214517

那時的我十分的孤獨,常常接完案

我不搭公車,走很長很長的路回家

在路上沉澱自己

沉澱,將個案困境放入內心最深處體會

而最重要的體會是,於個案,我是誰。

畢業後連續三年寒暑假飛到美國雪城大學待在圖書館裡查資料,(別問我為何沒有直接在美國取得性諮商師,估計是20年前,我沒這樣的視野,或者是還在談遠距戀愛(搔頭)。 但現在的我想起來,這也是很美的祝福,因為沒有老師可以模仿,所以,我更快一點成為我自己,在實務中堅定自己的理論與哲學。)

於是我一路大量大量大量的閱讀,且在眾多的個案、團體與教學實務經驗中,體會性心理動力在不同場遇怎麼影響著每個人的狀態。我專注的,傾聽出道理,萃取出精髓,不斷的在各種工作的現場中,提取出關鍵的性心理動力困境轉化的方法,以我發展出的評估系統,將性教育師、性教練、性諮商師、性深度心理治療師的專長充分運用來協助個人、伴侶、團體與系統解構性。

WeChat 圖片 20180503214525

這是我在做的事,我20年的專業擅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