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印
分類: 脊髓損傷患者的性重建
點擊數: 3708

     在渡過了緊急的醫療適應期之後,透過適當的復健與訓練,有許多傷友能夠漸漸地回歸到原先的生活環境當中,開始適應著新的生活。而慢慢地,在某些時刻傷友們開始會覺察到自己的親密關係與性需求。本篇文章整理文獻、在與傷友接觸時蒐集到,傷者性心理狀態受到損傷影響而常見的狀態。

一、 性自尊與自我認同的轉變

     無論是男性或女性在傷後的自我認同與自尊都會受到影響,然而隨著性別角色的不同,所受影響的層面與被影響的方式會有所不同。而個體也會因為損傷程度與生活獨立程度差異,影響其性心理調適歷程。有些人在損傷發生當下,就會立刻開始關切自己的性能力是否受到影響;有些人則是在生活穩定之後,才會開始想到性生活;而有些人因為生理狀況多重加上生活壓力,較難有注意力關注到性生活的部分。
     一般來說,男性傷友再受傷後,會直接關切的是「勃起功能」與「射精功能」是否有缺損。因為在我們的文化之中,對男性而言,勃起與男性性自尊有密切關聯,它象徵著「我還是不是一個男人」。而射精功能則關乎的市一個男性是否能夠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亦是重要男性性別角色,與不成文的社會責任。因此男性直接衝擊的是社會中對於「男子氣概」的刻板印象。當損傷後勃起與射精功能受到影響時,許多男性會對於自己慢慢沒有自信,同時不太敢思考、碰觸性相關議題。
而對於女性傷友來說,在傷後,女性同樣也會關切自己的生育能力。然而普遍女性在社會中相較於男性,對於性能力與性需求較沒有如此高度關注,甚至許多女性在傷前並未有過性經驗,或即便在婚姻中或有伴侶關係,當損傷之後想的也是另外一半的需求該怎麼辦,會擔心自己是否無法滿足另外一半而懷疑自己。

二、 傷後身體意象/知覺感覺轉變
脊椎神經

     脊髓損傷最直接影響的就是由相對應脊髓所掌管的感覺與動作功能。
男性傷友依據損傷的部位,而會影響到陰莖是否有反應與感覺。然而一般來說,大部分男性傷友並不是很清楚自己的知覺感覺的細微變化,這是由於在傳統的社會文化框架下,男性通常對於自己的身體知覺轉變較不敏銳,也較無習慣探索身體感覺之變化有關,因此時常聽到許多男性傷友會用有感覺/沒感覺來分辨。然而也是會聽到有些成員會表達發現傷前原本的敏感部位感受增強,或者發現了其他的敏感部位。
     女性傷友相對男性來說,對自己自己的身體感覺變化較為敏銳。而女性傷友較易受到衝擊的是身體意象的部分。因為肢體受限,加上坐上輪椅的障礙者意象,在一般社會缺乏障礙者性感的楷模,較難建立轉換成障礙者之後的性自尊。在訪談中與研究中都發現,通常女性不會覺得自己坐在輪椅上的樣子很性感,也不太會考慮到或主動提及自己的性需求。

三、 性行為的困境與轉變

      受傷之後有部分的傷友會自行嘗試自慰,或與伴侶嘗試從事性行為,然而由於感覺與動作能力的限制,許多傷友必須被迫調整原先的性行為模式,必且重新探索適應新的身體感官。
在單身傷友性生活部分,許多男性傷友會自行嘗試自慰,但通常的經驗是挫敗的,這是因為性器官缺乏了感覺輸入的回饋機制,造成勃起較難持續,以及性的訊號較難堆疊引發高潮所致。加上也常遇到逆行性射精或者射精後造成的疼痛,許多人在幾次嘗試之後便放棄了。而因應策略則因人而異,有人之後會開始對自慰不太抱持希望,因此避免暴露於不同的性資訊刺激;有人則因為擔心自己勃起功能退化而每天自慰,希望保持能夠勃起的功能。在另外一方面,女性傷友在傷後通常較不會主動從事自慰的行為,對於傷後表達性需求是相當困難的。許多傷友覺得這本來就不是必須的生活任務,生活中時常把性屏除在外,過著無性的生活。由於自慰會遇到的困難與挫折,許多男性傷者會採用不同的性慾望替代滿足方式,包括性幻想、與他人開黃腔、看A片、看雜誌或上色情網站,但以男性經驗居多。而女性較少提及自己可以如何滿足自己的性需求。
     在伴侶性生活部分,許多在婚姻與伴侶關係的傷友,會在生活穩定之後開始恢復性生活。對男傷友而言必須跳脫過去性行為的想像,改以口交或前戲增加來服務對方來替代陰莖的插入式性交功能。若損傷較嚴重者,只能以意會或觀看對方身體的方式,來滿足性慾。女傷友則大多表示與以往並無差異,但一些性愛體位,由於肢體功能受限,不如以往可運用,也會需要使用枕頭、潤滑液、更換體位等方式來達成。

      脊髓損傷的突如其來,讓個人需要在適應新的生活、新的工作、新的角色與新的身體狀態,在許多的調整之中,我們可以看到性健康的重建受到了多面向因素影響,包括性別角色、性心理/性自尊狀態、身體意象、身體感覺與肢體功能。因此,性重建之路往往需要很多的資源、支持、專業來支持一個傷者追尋自己的性健康復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