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靠性吃飯的人…」

每次我這麼介紹我自己,聽眾們就會露出驚訝與不可置信的笑容,我媽為此在我結婚前頗為煩惱,他總是跟親朋好友說我在幼稚教育出版公司工作!

怎麼會走上這條路的? 我想我媽也困擾了很久,他女兒不是去美國念心理諮商,還立志要拿企管碩士嗎?


事情是這樣的,我會走上性這條路,直到今天成為荷光性諮商專業訓練中心執行長,一切都是上天的安排~~

20年前在美國修的SEXUAL ISSUES FOR HELPING PROFESSIONAL的課程,這是一個以SAR性價值觀重建(Sexuality Attitude Reassessment )為基礎架構,而加上心理諮商治療概念融合而成的課程。教授第一堂課整堂課用各式各樣性的幻燈片,讓我們瞭解性的多樣性與對性減敏感,之後每堂課,是以不同性議題的當事人(皆是教授的案主)現身說法,不但讓我們明白性世界的多元多樣性,教授也借此融和諮商的概念重點,讓我們不只對於不同議題有包容度,也明白實際諮商做法。這一個學期的課程,開啟了我對性學的啟蒙。

我印象非常深刻,在美國雪城諮商教育研究所兩年的訓練中,我們被要求以各種理論學派的思考架構整理分析自我。然而一直到我修了性議題的課程,教授要求我們填寫詳細性歷史問卷,同時要互相訪談寫分析報告,我才發現在沒有協助引導的情況下,過去無論以哪種心理諮商理論整理分析,都整理不到自我中性發展的這一塊,一直到把這塊清楚看清拼湊出來,同時在支持團體中分享出來,我才真實感覺到自己的每一部分都清楚的攤在自己眼前,而享受到對自我的完整掌握與完全的接納。因此我深深明白整理性自我的重要性。一個對自己的性自我不清楚、沒有完全接納的諮商師很容易在諮商過程中產生反轉移,也容易讓自己的價值觀和限制傷害了當事人。

我永遠記得這個成長於同性戀是變態及禁忌話題文化中的我,20年前在性議題課堂中,老師邀請了兩對同性戀伴侶課堂中現身說法,他/她們破除了我對0號1號、T與P的刻板化印象,與同性戀是變態的恐懼。我看到她/他們是如何滿意自己的生活與對於找到真我,且完全自我接納的平靜與滿足,讓我對同性戀是有問題、不正常、需要矯正的觀念完全改觀;更有甚者,教授安排過著快樂生活的變性欲者;有著美滿婚姻的異裝癖者;這些我們原以為不見容於社會,必過著悲慘人生的當事人,在心理諮商的協助下,過著充滿自信、自我肯定的人生。

我深深的感到慶倖,在我正式從事諮商工作前,就有這樣的訓練與多元文化的思考觀點,避免因自己的限制與無知,無效的諮商不打緊,還傷害了我的當事人。而當我真正進入性諮商的領域後,感謝我的當事人們讓我進入他們多樣而特殊的性世界,也願意與我分享他們獨特性世界的組成因素。越深入瞭解,我越發現許多的痛苦並非來自行為的本身,而是來自對性頗具批判性的社會文化潮流。

 

WeChat 圖片 20180503221205

歷經了42年,美國精神醫學界終於接納了同性戀。然而先不論這個在全世界精神醫學界具權威性地位的診斷手冊對同性戀是病態的看法如何持續影響著這個世界;我們更該問的是,在1994年以前出生的同性戀要向誰索取精神賠償呢?

因此從這個經驗中我們更要謹記在心,處理人的議題,權威,只是代表你瞭解很多人的狀況,但很多人並不代表每一個人、每一種人,價值觀只說明了你所處文化對事情的觀點,無論它是如何主流,也一定要明白同時謹記在心它的局限性。你的價值觀只幫助你瞭解你自己和與你類似的人,它無法幫助你瞭解與你不同的人。

 

因此謙卑傾聽每一個人的差異性是助人工作的必要守則。無知創造恐懼、隔閡與批判,瞭解是消弭鴻溝唯一秘方。瞭解的別人的方法只有一個,就是開放心胸、放下成見的傾聽,也就是無條件接納。

在性上更需要如此。因為性的禁忌性,讓人少有討論的空間,而稍為前衛的言論往往就會被冠上淫亂、傷風敗俗的批判,能有的討論也就多落於正當性的辯論,而缺乏真實的瞭解,因此在你越接觸性議題就越有機會接觸到價值觀的衝擊,而價值觀只有在面對衝突和痛苦時,才會引發我們去思考這些在成長歷程中不知不覺刻在我們腦中的一些觀念如何在影響著我們。

這一整學期的課,對我有非常重大的影響,因此,我在進行性教育或專業人員訓練時,最主要的方向是,引發受訓者對自我經驗的省思,從發現自己如何受傳統性價值觀的影響,學會理清自己的感受,而在過程中為自己鬆綁,進而學著尊重每一個人。